闲谣

梦罢难寻觅
桃花开万里
只此一声嘶

泉州

记得那年从湖北去泉州,

我如旋蓬。

三日即返回。

 

第一日去,

第二日宿,

第三日候于茫然不知,

所向的小火车站。

那时年少轻狂,

无所聊慰。

却又仓皇,

虽知在海边,

但也未去看海。

 

后来方知泉州,

是宋朝南渡后的文化重镇,

有我颇爱的,

南音。

 

如今坐于昆明店中,

吃一碗淡淡的沙县粉丝,

边陲思边陲,

思来如梦一般,

终究梦与梦无缘。

 

试问后来,

再后来,

昆明如今安在?

 

记得那年去泉州,

候于茫然不知所向的,

小火车站,

在两棵异方特有的棕榈树下。

评论
 

© 闲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