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谣

梦罢难寻觅
桃花开万里
只此一声嘶

弟弟喏,不要做擒龙的人吧

弟弟和我同病相怜,

我们有同一个妈妈,同一个爸爸。

爸爸已经死了,坟前的柏树长得青。

他说:我们何时能报答啊!

我说:是啊,你何时能去苍原捕一只兔?

我自问:我何时能去苍山捕一只兔!

 

弟弟喏,我们要把旗子插到潇湘去!

我和弟弟,我是骨子里的诗人,

他是骨子里的浪漫的人!

我说:我来作旗竿吧,你来作旗面!

他说:我来作旗竿吧,你来作旗面!

我们都想把旗子插在潇湘故园的山上,

可是旗子插在了异乡山上。

评论
热度 ( 1 )
 

© 闲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