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谣

梦罢难寻觅
桃花开万里
只此一声嘶

弟弟的栀子花

弟弟从某个夏天喜爱上栀子花,

不太能确定?

他专门画了一幅栀子,血红色的

       全涂成底,留下来的就是白色栀子

他画的东西,包括自画像都希奇古怪的,比什么梵高

       毕加索的更扭曲真相,像儿童画,但更用劲

那劲头是来自一个成年人的;

跟梵高我也要这么说。

可是,城市和生活要比这规矩多了——

四四方的房子里,就有他这样一株栀子花。

我不过是只鹦鹉。

房东家的房间,只要一支栀子花的芳香,就可以将它填满。

       让人晕眩,真个是馥郁拂人。

第二天,就枯黄成一朵干花了,这是每年最好的一个季节了。

我会想起那年另一个房东家的屋前,有一坛栀子树,

       开着白粲粲、芳香迷人的栀子花。

那个城市被称为中国三大火炉之一,炎热是很难熬的,

       白晃晃的盛大阳光,使每个人都像是白头翁似的。

他会终日守在檐下,守护着以防别人来摘,

       甚至为此和小孩、一个妇人打架。

可今年不同往年了……

我只不过是一只鹦鹉,削了一柄剑,原来是一棵树。

真想再看他再画一幅浓烈的栀子花啊!

弟弟的栀子花,后来在吉它声里

       凋落了,枯黄了。

 

评论
热度 ( 1 )
  1. 短发的懒女人闲谣 转载了此文字
 

© 闲谣 | Powered by LOFTER